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动态 >

陈高华:古代中国与世界(四)

  古代中国与外部世界有着广泛的接触,已见上述。这种接触带来了彼此之间经济、文化的交流,各个民族和国家都从交流中得到益处,推动了各自社会的进步。

  丝织品和瓷器,是中国人最早发明的。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,丝绸和瓷器,一直是中国用来外销的主要商品。古代中国通往西方的陆上交通线被称为“丝绸之路”,而连接中国与西方的海道则被称为“陶瓷之路”或“海上丝绸之路”,反映出这两种物品在对外贸易中的特殊地位。茶叶是中国外销的重要农产品。茶叶作为饮料,也是中国人首先发现的,它先传人朝鲜半岛和日本,后来又行销到东南亚和欧洲。丝绸、瓷器和茶叶的大量出口,丰富了各国人民的生活。丝绸、瓷器的制造工艺和茶叶的栽培技术,也相继为其他国家人民所掌握。作为货物出口的还有多种手工业产品和农产品。由外部世界输入中国的,主要是香料和药材,常被称为“香药”。香料有沉香、速香、檀香、乳香、龙涎香、蔷薇水等。古代中国上层社会盛行焚香,成为风尚。此外,宗教活动和饮食中也大量使用香料。某些香料还具有医疗的功能。药材则有阿魏、胡椒、豆蔻、荜澄茄等。鸦片(阿芙蓉、阿片)最早也有作为药材输入中国的。进口的各种药材,是现代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香料、药材之外,输人中国的物品还有各种珍宝、纺织品、白银等。明清时期,白银大量输入中国,分别来自拉丁美洲、欧洲和日本。前面说过,西班牙人经营的开始于16世纪的大帆船贸易,将中国丝绸运往拉丁美洲,作为交换,运回当地出产的大量白银,这些白银主要流人中国。欧洲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与中国贸易,也使用白银。日本也一样。白银的大量输入,缓解了中国的银荒,从而推动白银成为流通领域中的主要货币。这是中国货币制度的一个重大变化,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。

  古代中外经济交流的一个重要方面,是农作物的交流。根据不完全的统计,我国现有农作物(包括大田作物、果树和蔬菜)中,有40种左右并非土产,而是来自国外的。陆上丝绸之路开辟后,相继引进的有葡萄、苜蓿、胡桃(核桃)、胡荽(香菜)、胡蒜(大蒜)、胡麻(芝麻)、石榴、胡瓜(黄瓜)、胡豆(豌豆、蚕豆)、胡椒、菠菜、西瓜等。这些农作物主要来自中亚和波斯(今伊朗),引进的时间从汉到唐。唐代中期以后,海外交通兴盛,又有不少作物引进到中国来,比较重要的有:棉花、占城稻、胡萝卜、南瓜、番薯(地瓜)、玉米、烟草、花生、马铃薯(土豆)、番椒(辣椒)、番茄(西红柿)、葵花白菜(结球甘蓝、洋白菜)、胡葱(洋葱)、西番菊(向日葵)等。其中大多数原产地是拉丁美洲,经过东南亚,再传人中国,时间在明、清之际。棉花、胡葱、南瓜、胡萝卜则是宋、元时传人的。这些域外农作物的传人,对于我国的农业生产来说意义非常重大。胡麻、花生的传人,为植物油生产提供了重要原料,大大改变了油脂生产的面貌。棉花的传人,使纺织业的状况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。而占城稻、番薯、玉米、马铃薯的传人,则引起中国粮食结构的重大变革。占城稻生产期短,成熟期早,对双季稻的发展和土地利用率的提高有很大的贡献。番薯、玉米是耐旱、耐瘠又高产的作物,适宜于丘陵山区种植,对于缓解农村的粮食不足有重要的作用。众多蔬菜品种的传人,有利于我国蔬菜品种特别是夏季蔬菜品种的多样化。马铃薯既是蔬菜的一种,又可充当粮食。总之,在当代中国人的食物结构中,追根溯源,有许多品种都来自域外。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吸收大量外来的农作物,中国人的食物结构将是单调、低产,甚至难以维持众多人口的生存。域外农作物的传人途径是多渠道的,有些是政府之间的行为,更多应是民间(商人、水手、僧侣等)交流的结果。另一方面,中国的稻、粟和茶叶先后传人周边国家,对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,起了很好的作用。

  古代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科学技术交流是多方面的。在16世纪以前,中国在科学技术方面有很多创造和发明,长期居于世界的前列。中国的科学技术对周边国家有过不可低估的影响,有些还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,对于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,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。在中国外传的科技中,影响最大的是四大发明,即造纸术、印刷术、火药和指南针。马克思指出:

  火药、指南针、印刷术一一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。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,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,而印刷术变成新教的工具,总的来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,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。而印刷术和纸是分不开的。没有纸就不会有印刷术的发明,因此我们应该将“三大发明”扩展为“四大发明”。这四大发明对于近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发生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,它们都是中国人的创造然后传播到欧洲的。纸是西汉(前206一后220年)时产生的,雕版印刷应发生在隋朝或唐朝初期(6世纪末到7世纪初),活字印刷则应发生在北宋中期(11世纪中期)。造纸术和印刷术先后传人日本、朝鲜半岛和东南亚、南亚、中亚的许多国家。8世纪中期,造纸术传人阿拉伯地区;13世纪,印刷术传人波斯和埃及。10世纪前后,造纸术已进入欧洲。至于雕版印刷,应是14世纪上半期由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或旅行家介绍到欧洲去的。火药是中国人的另一项重要发明,宋朝已大量制作火药武器。13世纪,蒙古军在与金、宋交战中夺得了火药武器,并在西征时使用。阿拉伯人从蒙古军处学会了制造火药和火药武器的秘密,随后欧洲从阿拉伯人那里学习和掌握了这一技术。中国人很早就发现了磁石的指向性,11世纪的文献中已有磁针(指南针)的记载,并已利用磁针指南的性能制成罗盘在航海中应用。欧洲人使用罗盘比中国晚,大概也是通过阿拉伯人学会的。

  四大发明之外,中国还有不少发明创造,先后传人周边国家,有的则远至欧洲。中医学先后传人日本、朝鲜半岛、东南亚,以及波斯、阿拉伯地区。阿拉伯医圣阿维森纳的《医典》中便有关于中医脉学的记载。中国的炼丹术炼金术先后传人印度、阿拉伯地区,后来传人欧洲,对于近代化学和药物学的形成有促进的作用。中国古代的冶炼技术有很高的成就,在汉代已对中亚地区有所影响,并通过中亚向更远的地区辐射。同时还向朝鲜半岛、日本和其他周边国家传播。中国的天文历法、算学对周边国家的影响也是很大的。另一方面,域外的科学技术传人中国的也很多。比较突出的有印度的天文学、医学,阿拉伯的医学等。唐朝曾派人到印度去学习制糖法,使中国制糖技术有很大提高。元代埃及人传授的树灰炼糖法,使福建的制糖技术又得到改进。元代还从阿拉伯世界引进了蒸馏酒技术,当时称为“阿剌吉”酒,“阿剌吉”是阿拉伯语的音译。中国大规模生产蒸馏酒由此开始。糖、酒制造工艺的改进,对中国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。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。

  汉字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。日本、朝鲜半岛、越南在历史上都曾采用汉字作书面文字,甚至在它们自己的文字创制以后,汉字仍然继续使用。它们的大量文献和文学作品都是用汉字写成的。中国的哲学思想(主要是儒家思想)和文学艺术,对于上述地区有很大的影响。18世纪起,中国的思想文化(主要是儒家思想)介绍到欧洲,得到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、伏尔泰和重农学派代表人物魁奈等人的高度重视,中国成为启蒙思想家心目中的理想国家。德国古典哲学的代表人物也研究过中国的思想。

  中国本土的宗教,只有道教一种。在历史上,有多种宗教由域外传人。首先是佛教,创立于印度,西汉时期传人中国。袄教(拜火教)创立于波斯,在南北朝时期传人中国。景教是基督教的一支,又称聂思脱里教,创立于拜占廷帝国(东罗马帝国),7世纪上半期传人中国。摩尼教发源于波斯,7世纪下半叶传人中国。伊斯兰教创立于今阿拉伯半岛,7世纪中期传人中国。14世纪,基督教的正统派(即通常所说天主教)进人中国。除了以上宗教外,传人中国的域外宗教还有印度教、犹太教等。在传人中国以后,由于各种原因,袄教、景教、摩尼教、印度教、犹太教都衰微以致消失了,佛教、基督教(天主教)、伊斯兰教则保存下来。而且有很大的发展。这些域外宗教传人以后,它们的教义对中国原有的思想文化有很大的冲击,其中佛教最为突出。佛教思想的许多内容为中国原有的儒、道二家接受,后来还出现了儒、道、释(佛)三教合一的趋势。佛教建筑、雕塑、绘画艺术也随之而来,对中国传统的建筑、雕塑和绘画艺术有很大的影响。克孜尔、敦煌、龙门、云冈等处石窟艺术是中华瑰宝,也正是佛教艺术影响的最好例证。印度医学、天文历法传人中国,也和佛教的传播有密切关系。伊斯兰教对我国西北一些民族的思想文化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16~18世纪,天主教再度传人中国,传教士带来了西方的多种科学技术,包括天文历法、数学、地理学、物理学、机械制造、军器制造、医药学、建筑学等等,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引起很大的震动。不少传教士直接参与中国历法的制定,制作天文仪器,对于中国的天文历法研究有所贡献。传教士介绍西方地理学知识,使中国人知道世界有五大洲(亚洲、欧洲、非洲、美洲、南极洲)和许多国家,这是以前根本不了解的。正是在传教士的协助下,清朝康熙年间,首次绘制成全国地图《康熙皇舆全图》。如此等等。另一方面,西方传教士(包括俄国东正教教士)还积极向欧洲介绍中国文化。上面所说18世纪起中国思想文化在欧洲的传播,主要便是他们的功劳。

  佛教在中国流行,逐渐本土化。隋唐以降,日本、朝鲜半岛的僧人,不断前来中国取经。中国僧人也陆续前去传法。中外僧人在进行佛教交流的同时,也起到了文化传播的作用。例如,唐朝鉴真大师去日本,对日本医学、书法、雕塑都有很大的贡献。日本饮茶的习俗,是在12世纪由人宋僧人荣西从中国带去的。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,中国的僧人不断前往印度求法,其代表人物有玄奘、义净等。他们带回许多佛教经典,其中有些人还记录了自己旅行的见闻,如《大唐西域记》、《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》等,对于了解当时印度和西域、南海的情况有很高的价值,这亦应视为对文化交流的一种独特的贡献。

  总的来说,历史上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源远流长,内容极其丰富。以上提到的,仅是其中一部分而已。但仅从这些方面,足以说明,历史上中国的经济、文化发展,绝不是孤立的,而是广泛吸收了其他文明的成果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与此同时,中国也为其他国家的进步,做出了自己的不可磨灭的贡献。